rss 推薦閱讀 wap

生活資訊網_中國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as  自駕游  xxx  鈹氬〒  鑷?┚娓
首頁 動態 地方 經濟 理財 行業 人文 娛樂 科技 營銷 微商

《朗讀者》有感:娛樂至死能否用文化救贖

發布時間:2019-03-08 07:09:15 已有: 人閱讀

  ■《朗讀者》向我們展現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大千世界。一個人,一段文,每季就有近70段文字的深情朗讀通過電視廣為傳播。一年有四季,如果精心策劃、組織、傳播,那將是怎樣一種真、善、美的增殖和遞送啊

  ■朗讀者不是不可讀一段自己書寫的文字,但一定要是有較高水準的文字,而更多的應該選擇能夠震撼到自己的文字——經典和準經典的。如果不僅重視朗讀之人,也重視朗讀之文,那么《朗讀者》就可能從一檔真人秀的情感類綜藝節目,向人文類提升

  ■消費主義和娛樂至上,使一些從業人員千方百計自以為是地迎合(實質是在誤導)觀眾,并從娛樂至上走向娛樂至死。《朗讀者》的出現,可以看成是改變電視文化萎縮的嘗試性努力,用朗讀的方式來重新喚起語言文字所具有的直擊人心引人思考的審美力量

  偶然打開電視機,恰好看到央視剛剛開播的《朗讀者》,頗覺耳目一新,印象甚好。這是董卿主持的又一個文化類節目,而且這次由她兼任制片人,這就意味著她肩負著更大的責任,也有了更多的話語權。《朗讀者》與她主持的《中國詩詞大會》相比,確有許多不同。《中國詩詞大會》聲勢浩大,有百人團、挑戰者和擂主等眾多變動不居的角色,不僅“詩霸”“詞霸”們的表現出色,而且主持人本人詩詞歌賦的修養也頗令人驚艷,從而贏得“腹有詩書氣自華”的贊美。不過,因為它是競賽類節目,未脫選秀窠臼,考試的氣氛又太濃,不知有多少顆小心臟為此而蹦蹦亂跳。《朗讀者》顯然更有獨創性,除了欄目名字使人想起一部德國同名小說和英國改編的同名電影外,并無什么因襲。

  《朗讀者》必有朗讀,語氣卻又重重地落到“者”上。“者”在此處指發出“朗讀”的人,可見《朗讀者》十分重視朗讀之人。

  在這檔節目里,“人”雖有名人和非名人、專業和非專業之分,或曰有素人和非素人之分,卻一樣地受到尊重。“素人”是個外來詞,指平民、樸素的人和未經修飾的人。在第一季前兩期的朗讀者中,企業家柳傳志、國際名模張梓琳、獲國際最高翻譯獎的翻譯家許淵沖、兒童作家鄭淵潔等都是名人,但在朗讀方面他們卻是“素人”;演員濮存昕、蔣雯麗、喬榛等既是名人,又是朗讀者中的專業人士;其他名不見經傳者應該都屬素人之列。這些顯然經過一番挑選的人,按照節目的設定不是先來一段朗讀,而是先接受主持人采訪,講一段自己的人生故事。為了話題集中起見,第一期的主題詞是“遇見”。有點兒出人意料的是,名人們沒有講他們的“成”,如遇見第一個扮演的角色、獲取第一桶金之類,而是講他們在最初的平凡生涯中遇到的偶然如何改變他們的一生。如柳傳志遇到了挫折——因舅舅是“”,他未被錄取為飛行員,而是進了大學,這才走上了后來的人生道路。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濮存昕的經歷更是鮮為人知,誰也想不到他從小患過小兒麻痹癥還被同學起過“濮瘸子”的外號。要不是后來遇到了榮大夫治好了他的病,根本不可能走上舞臺成為一名演員。這樣,榮醫生就成了濮存昕遇到的改變他命運的第一位貴人。可以說,在第一季第一期的朗讀者中,濮存昕的人生故事是最為幸運的“遇見”之一,在講述之后的朗讀也最為出彩。這除了因為他有優秀演員的修養外,還因為他選擇了老舍的散文 《宗月大師》。老舍對宗月大師助他上學的感激之情,正如濮存昕對榮大夫的感恩一樣,因此朗讀這篇散文真是最貼切不過的了。我相信,這是作為北京人藝演員的濮存昕自己的選擇,因為老舍就是北京人藝傳統的開創者之一,他的作品一定為濮存昕所熟知。

  至于在“素人”中,主動從北京大醫院辭職的“無國界大夫”蔣勵的“遇見”最感人。她與助產士在阿富汗的戰火中接生了三千多個新生兒,平均每天四十多個,又無一例孕婦死亡,真正體現了一位白衣天使崇高的人道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以及精湛的醫術和高尚的醫德。她緊接著朗讀的,恰好是去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鮑勃·迪倫的《答案在風中飄揚》:“炮彈要多少次掠過天空/才能被永遠禁止”,“一些人要生存多少年/才能被容許自由”,“一個人要有多少只耳朵/才能聽見人們的悲/要犧牲多少條生命/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經死去/答案啊,我的朋友,在風中飄揚/答案它在風中飄揚”。這首民謠充滿了對這個動蕩不安世界的關切和悲憤,也代入了朗讀者在阿富汗經歷的切身體驗。聽到朗讀這首民謠,我們的心完全被震撼到了,為一種巨大的悲哀和無助深深哭泣,從而想要改變什么。這就是文學的力量,也說明為自己和給他人朗讀的必要。

  《朗讀者》每季有十二期,這意味著一季就有近70位各界人士為觀眾講他們人生中的一個故事,加起來就是近70個非虛構的人生片段,向我們展現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大千世界。一個人,一段文,那就有近70段文字的深情朗讀通過電視廣為傳播。一年有四季,如果精心策劃、組織、傳播,那將是怎樣一種真、善、美的增值和遞送啊!我相信憑現在的團隊,能夠把這檔被定義為“情感類”的綜藝節目辦得更好。但既然命名為“朗讀者”,重人還得重文。誰是朗讀人,哪是朗讀文,都需要精心挑選。朗讀者不是不可讀一段自己書寫的文字,但一定要是有較高水準的文字,而更多的應該選擇能夠震撼到自己的文字——經典和準經典的。如果不僅重視朗讀之人,也重視朗讀之文,那么《朗讀者》 就可能從一檔真人秀的情感類綜藝節目,向人文類提升。

  目前我們天天在播放的電視節目有文化嗎?答曰,在紀實類、人文類、戲曲類、地理類、動物類的節目里多些,在虛構類的節目中少些,以純娛樂為宗旨的綜藝節目中則極其稀薄以至于無或負。例如照搬韓國模式的一個節目,男演員滿世界地跑來跑去卻不知在干嗎,說探險卻無險可探,多的是出乖露丑地,也沒啥好笑。有的歌唱節目,歌手并不好好唱,擺出一副“老司機”的腔調欲蓋彌彰地講污段子。有的節目沒什么內容,只見幾個主持人有一搭沒一搭地出洋相嘎訕胡自娛自樂。

  現在中國的電視臺和電視頻道數量巨大投入不少,但真正值得一看的節目根本不成比例,這可能也是電視依然在流失大量觀眾的原因之一。消費主義和娛樂至上,使一些從業人員千方百計自以為是地迎合(實質是在誤導)觀眾,并從娛樂至上走向娛樂至死。《娛樂至死》的作者尼爾·波茲曼指出,有兩種方法可以讓文化精神枯萎,一種是讓文化成為一個監獄,一種是把文化變成一場娛樂至死的舞臺。自20世紀下半葉以來,印刷術時代走向沒落,而電視時代蒸蒸日上;電視改變了公眾話語的內容和意義,電視的一般表達方式是娛樂。一切公眾話語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并成為一種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內容都心甘情愿地成為娛樂的附庸,“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朗讀者》的出現,可以看成是改變這種文化萎縮的嘗試性努力,就是用印刷文化來救贖讀圖時代的圖像文化,用精英文化來救贖已經普遍娛樂化的電視大眾文化; 用朗讀的方式來重新喚起語言文字所具有的直擊人心引人思考的審美力量。

最火資訊

首頁 | 動態 | 地方 | 經濟 | 理財 | 行業 | 人文 | 娛樂 | 科技 | 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生活資訊網 www.rbgogb.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電腦版 | wap

香港钻石天使报